一碗凉水,生不逢时

这里泠璃。杂食动物(*/ω\*)
修伞修伞修伞,其他CP你喂我安利我也吃。
但是不吃叶受。任何叶受不吃。
橡皮章渣旧。
最近沉迷沈昌珉,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QAQ
我们的目标是!1021tag过万!

【修伞】临渊

古风架空设定。乐乐是皇子大孙是将军。四个年轻人战场上的爱恨纠葛!【←_←泥垢……】但是双花不造怎么写……总之先写修伞。叶修是偷跑出家的世家子弟。伞哥是被迫代替别人参军的敌国小兵。捡了伞哥的叶神一路大显神威披荆斩棘赢得了胜利还抱得了美人归!【并不……你们看看就好别当真……】

总之这文还是很正经的……忽略我逗比的介绍看文吧……





苏沐秋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倒霉。

即使十来岁时就父母双亡,没钱没房,带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妹妹反复辗转亲戚家,还要代替亲戚家的小孩去应征入伍,跟着大部队艰苦远征,他都不会觉得自己很倒霉,至于原因……看着他天天对着他妹妹亲手做的香囊秀气的脸却摆出一副蠢样傻呵呵的笑着……他的战友基本都会了解为什么。

对,只要妹妹还好好的,对于苏沐秋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也包括自己的生命吧?

苏沐秋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战友的尸体边,听着靠近自己的脚步不断变大,脑袋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屏住呼吸,连心跳声都想要控制,就在刚才那段小规模的冲突中他们十几个最底层人员果断被当了炮灰,苏沐秋来当兵才不会为了什么国家,每次上战场都是能躲就绝对不打,战友笑他胆小,那又怎样呢,妹妹还在亲戚家等他回去,提高存活率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还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脚步声很明显的是有目的性往自己这方向走的。

自家军队已经在一片溃败中撤离,甚至没有一个翻身的时间脚步声就出现了,所以来的只能是……

唉……沐橙啊哥哥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不过放心啊敢欺负你的人哥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如此想的开苏沐秋依旧没觉得自己很倒霉。

“喂,还装死呐你。”

那个人并没有靠近他,慵懒而又年轻的声音在离自己有一尺处传出。

即使没立刻补刀那就……按兵不动。

压在战友尸体身下的右手默默的握紧了已经断了刃的刀柄。

“就说你呢,别做小动作啊,我都看着呢,虽然说不管怎样你没胜算……”

“大侠饶命啊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吃不饱穿不暖你就放过我这条命吧要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啊呸不管怎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确实挺想这么说。

但是他稍微睁开眼看了看来的那个穿着别国衣饰的人,他和自己大概差不多大,手里拿的短刀明显比自己的靠谱多了,他却没有想要杀人的样子。

“好我起来我投降。”苏沐秋翻了个身,将双手举在头两侧以示清白,表情从容淡定。

拿短刀的少年上下打量了他,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还挺幸运的。”

苏沐秋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倒霉,但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幸运过。

“做出这样的事还投降的这么果断,我说你是来这干什么的……总之至少不是为了国家这种虚无的东西吧?”

为了我美好的未来和我妹妹美好的未来。

纯属生活所逼啊。

抹了抹特意涂在嘴角的血,苏沐秋点点头:

“你也是。”

“为何?”面前的少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投降而靠近一分,笑容依旧,武器却是收了起来。

“随口说的。”

“……我确实没期待你能说出什么。”

“别骗人了你刚刚那表情简直都快闪出光了。”

“这你都能看出来那你倒是给我个可以一直让我闪下去的回复啊。”

“那样岂不是按着你的步子走了?什么少年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清奇来和我搞个政变吧都说的出来吧你。这个回复怎么样?”

“非常好来吧英雄。”

“来个鬼啊!你谁啊!”

“没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来互相了解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嘛很公平。”

“沟通不能……苏沐秋,正在被东弦侵略的北梵国人。”苏沐秋将后面一句话说的很重。

“恩好,”少年随便扒下躺在地上尸体身上那还沾着热气未散鲜血的盔甲然后扔了过去,问道:“当战俘还是改国籍,选一个吧。”

收起来的武器明显又拿出来然后在手里晃了两下好吗!!

被威胁者这次终于是默默的套上了那不合身的盔甲,心里说不出的违和感一片翻腾。

“东弦一个有伟大抱负目前是小兵的叶秋。”

硝烟与惨烈做景,他向他伸出了手。

如面临深渊千丈,背对幽林万亩,潮冷的风卷席全身几欲侵入脑内,每一步进退都想要千丝万缕拉扯着迷雾般看不透的命数,但他却莫名的感到安心,他看得到,那深渊里隐隐约约的光,他感觉的到,浑身如琴弦被拨动一般鸣响,他真真切切的知道,现在握住的这漂亮的不像是打仗的手已使他的命运发生了偏转——

“你看起来简直有病。”苏沐秋拍拍身上的土说道。

“你看起来好像有药。”少年走在前面,不以为然。

“……”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