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凉水,生不逢时

这里泠璃。杂食动物(*/ω\*)
修伞修伞修伞,其他CP你喂我安利我也吃。
但是不吃叶受。任何叶受不吃。
橡皮章渣旧。
最近沉迷沈昌珉,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QAQ
我们的目标是!1021tag过万!

【修伞】烟花三月

睿景十四年秋,左相苏沐秋未经由内阁直接上书,痛陈江州知府贪墨朝廷派发的赈灾银两。圣上大怒,下旨将江州知府押解回京,严查此事。月余,一份足以清洗朝堂的账本便被呈上御书房。

八月十四,团圆佳节前一天。
上朝已经一个多时辰了,龙椅上那位一直沉默地翻着账册。以右相叶修为首的叶党官员不少都是涉了案的,随着时间推移越发不安,又不敢发出声音打破这段寂静被圣上注意;而以左相苏沐秋为首的苏党官员则安安分分的站在原地,等待着这场风波过去。
直到有人承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啪”的一声,账本被摔在踏跺前站着的叶修脚下,“叶修!朕的好丞相!你看看你们叶家人做出来的事!”
“臣有罪。”这知府是叶家一个旁支的长子,做到知府也基本上靠的是他的好岳父,和叶家没多大关系。叶修说跪就跪,也不为自己和家族分辩,一边自我检讨治家不严识人不清自己这个丞相不能为圣上解忧,一边心里想着明年世家弟子的科举名额怕是又要削减,真是便宜了苏沐秋。
待叶修自我检讨结束,朝上又恢复了寂静,圣上看起来怒火未消,也不提让叶修起来。
叶修就这么跪着给苏沐秋打了个眼色,“我没事,你别乱插嘴。”
苏沐秋一看叶修这神色,到嘴边的话就给咽了下去。
好在这次的沉默没有持续太久,圣上很快便让人拟旨,除了江州知府以外还点了几个贪官。该抄家的抄家,该流放的流放,该斩首的斩首,该充军的充军。又点了些官吏或升或降,还罚了叶修半年俸禄。
招了几个人御书房议事,又让叶修单独留下,没提左相揭发有功什么的便退朝了。一看这情形,那些想趁此机会和左相表明立场的墙头草立刻保持沉默悄悄溜走了,而苏沐秋的心腹们脸上也略带忐忑,不知圣上此举又是何意?
苏沐秋倒是不甚在意,为君者通常都疑心重好弄权,权衡利弊才是为君之道。今天虽然削了叶修一派的势力让他苏沐秋占了上风,但断不会放任他一方独大,估计此时正听着叶修表忠心,给叶修上眼药,好让他俩相互较劲认真做事。呵,这倒真是好算计。
苏沐秋临走前又望了一眼御书房的方向,“啧啧,这一留估计不到天黑都走不得,真可怜呐。”

叶修拎着一坛竹叶青往院里的桃树下一坐,给自己倒了一杯却没有喝。入秋后的晚上有些冷,叶修也懒得去添衣。
他在等苏沐秋来。
他和苏沐秋差不多同时进入官场。苏沐秋是出生寒门金榜题名的状元,而他……
天下皆知京城最有权势的是白叶两家。白家有贤后,叶家有良相。叶家几乎每一代都有人做丞相,叶修的爷爷是先皇的启蒙老师,叶修的父亲曾是当今圣上的太子太傅。叶修自打弱冠便被圣上重用,没有参加科举就进了官场,一路顺风顺水,在父亲致仕之后成了嘉世史上最年轻的丞相。
两个人代表的阶层不同,身前身后支持的人自然也不同,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作为对手存在于朝堂,针锋相对互不相让,下了朝更是时有摩擦。
外人都当他二人有仇一般,却不知这只是他俩做给外人看的戏罢了。叶修其实并不想做这些麻烦事,只不过苏沐秋老说:“如果我们出手把党派之争全都解决了,圣上做什么去?到时世人只知两相之贤不知圣上之明,估计就离卸磨杀驴兔死狗烹的时候不远了。你就当装装样子哄哄他老人家保我一条小命行不行?”
苏沐秋都这么说了,叶修还能说出什么不行来。
反正这么吵吵闹闹也不会真伤到他俩感情,叶修也就时不时陪他演演。虽说今天这事的确是严重了一点,但叶修也有信心不至于被这些蛀虫牵连。
哦,说是二人的“感情”可能都有些夸大其词,这点小心思顶多算得上是叶丞相的单相思。想想刚才回家,虽然因为贪墨案一事族里的晚餐稍微能清净些,却还是有些长辈提了催婚的事。一个个都把自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说的和天仙一样,恨不得立刻塞给他让他成亲。又想想苏沐秋那双明明洞察一切偏偏要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眼。
“唉,真麻烦,难道真的要我先说吗?”叶修郁闷的给自己灌了杯酒继续等着苏沐秋。

“圣上交代了很难办的事让你去做吗?怎么愁成这样了?”
叶修转头看见朝他走来的苏沐秋,心说让我愁成这样的除了你还有谁,还在我这装。
苏沐秋领会到叶修那一眼的含义,走到他身边坐下,再开口却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圣上今天留你说了什么?”
叶修翻了苏沐秋一眼,又跟他来这套,“洪州那边发生了地动,圣上派我带人去赈灾,明天出发。”
“六月才发生水灾,这会国库空虚……圣上不会把这事直接交给你们叶家吧?”
“哪能啊,这不明天抄了贪官的家国库就不空虚了嘛。我先带着一部分粮草赶路,后续的慢慢会送来。”
“你这一去,没有个两三个月是回不来了。等你回来,这贪墨一案也该被众人抛在脑后了。要是我真和你关系不好,等明天圣旨下来想通了这事没准真会愤愤不平暗地里给你使绊子。这眼药用的真不错。”
“你可猜对了,圣上给我透了底,粮草调配会交给你来做。我说,绊子是得使,不过你可别玩的太过耽误了正事啊。”
苏沐秋没忍住给了叶修一个白眼,赈灾这么重要的事有什么可玩的。“诶,你说你明天就走?”
“是啊,这中秋是过不了了。唉,苏丞相要不要给我留几块月饼,等我回来过中秋啊?”
“你想得美。”苏沐秋把刚才提的食盒递给叶修,“给,我们家沐橙亲手做的月饼。本相今天给你面子陪你提前赏月过中秋。”

tbc.

文里的白家是我随手写的,和白庶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因为写架空,所以没有细细的考据过,如果有朋友发现文里有什么相互矛盾的地方,欢迎指正!我一定改orz


这次写够2000字了……
值班第一周快结束了,下周也要快乐的值班呀各位(づ ̄ ³ ̄)づ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