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凉水,生不逢时

这里泠璃。杂食动物(*/ω\*)
修伞修伞修伞,其他CP你喂我安利我也吃。
但是不吃叶受。任何叶受不吃。
橡皮章渣旧。
最近沉迷沈昌珉,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QAQ
我们的目标是!1021tag过万!

【25!叶苏】烟花三月

叶丞相一去就是小半年,赶在年关之前回了京城复命。
直到省试开始前的一个多月里,两人各忙各的。私下里没有时间见面,就连在朝堂上叶修也一副行行行我让着你的样子,这让苏沐秋觉得很是奇怪。
这天苏沐秋去了叶修的别院。
到了之后发现叶修将手拢进袖子里,站在窗边望着院子里的梅花。桌上正温着酒,还摆了二三小菜,桌角放了一叠名帖。
不用看都知道是参加省试的学生递上来的帖子,只希望在这短短的时日里被叶丞相另眼相待,日后好落得个光明前程。苏沐秋也收到了许多帖子,甚至比叶修的更多。
苏沐秋随意翻了翻名帖,挑了几份写得好的念了下,叶修还是站在那不动,也不理他。苏沐秋只好说了一句:“把窗关了吧,初春夜里寒气很重的。”
叶修这才回过头看着苏沐秋,“当年江州旱灾,贪了饷银的知府在去年的案子里已经被砍了脑袋,那件事的主使更是早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关上窗,叶修走到苏沐秋对面坐下。拿起酒壶为苏沐秋斟了酒,“苏沐秋,我想离开。”
苏沐秋猜叶修肯定又被家里催着成亲了。
也是,叶修的同胞弟弟叶秋早就定了亲,只是这哥哥不娶亲,弟弟也不好越过哥哥先成亲,光是叶秋自己都催了叶修数次。
我们走这个几个字在嘴边徘徊了几次,最终还是被苏沐秋咽了回去。
有些事情避不开,也说不透。拖来拖去,堆在心里就写作愁。
苏沐秋说不出话,叶修也没办法再逼他,只把酒杯又往他跟前推了推,“回京之前,我去了扬州一趟。当年你和沐橙埋下的酒还在那,没被人发现。尝尝吧。”

叶修和苏沐秋相遇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
说起来苏沐秋也是出身于富贵人家,苏家衰落之前也是富甲一方的人家。只是除了年幼的妹妹,苏沐秋的双亲几乎没有为他留下什么。
当年苏沐秋的家乡江州闹了饥荒。饥荒开始没多久,苏父就把苏沐秋叫去跟前,让他带着苏沐橙离开江州。天大地大去哪都行,千万不要留在江州。
没过多久苏父便去了,苏沐橙又生了病。苏沐秋只能急急地卖了祖宅,料理了父亲的后事,带着妹妹北上。经过的几个州县,知府知县不肯放流民进城,甚至还派人将流民驱赶出自己治下地界。兄妹二人一路担惊受怕,颠沛流离,其中苦楚难以言说,总算是在扬州寻了住处。
待到苏沐橙身体恢复,已是来年。此时的苏沐秋才能捡起书本,重新准备科举,而三年一次的乡试也不过只剩半年时间。
凭着文章,苏沐秋很快进了扬州的书院。不放心沐橙独自在家,只好白日里在书院念书,黄昏时便和先生告假,匆匆赶回家中,夜里还要埋头苦读。不过月余,整个人就瘦了一圈。

再来说说叶修。
叶修当年约了几个好友一起闯荡江湖,奈何其他人离家之后没多久便被家人带了回去,只剩一个叶修。跟着商队一路走走停停,没敢去之前定下的汇合地。
路过扬州的时候被扬州美景给迷了眼,挥别了一路上叫他老大的商队小弟,叶修租了个小院住下,想着看遍了扬州的美景再离开。
院里有棵桃树开得正艳,大半棵树都倚在矮矮的院墙上,斜斜地伸进旁边的院子里。听房东说这两个院子是他的,所以中间只是立了院墙,勉强起到隔开的意思。还叮嘱叶修,旁边院子里住着一个秋天要参加科举的书生,带着未及笄的妹妹,让叶修有事没事都不要去打扰人家。
叶修看了一眼院墙,这“墙”也就到他头顶,踮脚就能看见隔壁院子,可真是“勉强隔开”。
正看着,苏沐秋带着苏沐橙从屋里出来。苏沐橙说要把她酿的桃花酒埋在桃花树下,等到苏沐秋中举再挖出来喝掉。

这边苏沐秋还不知道来了新邻居,带着妹妹很快埋好了酒。一起身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下没摸到什么可扶的东西,就这么直直的晕了过去。
醒来时隐约听见有人说话:“你哥哥怎么样了?”
沐橙回:“还没醒呢。一会药煎好了,我再叫哥哥起来。”
那人又说:“嗯,这是外面食铺里买来的粥,待会让你哥哥喝了粥再喝药。”
后面两人再说什么,苏沐秋没有听到,只是伴着些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沐秋被苏沐橙叫醒,坐起身还是很晕,只能靠着枕头。接过粥喝了两口就喝不下了,有接了药过来忍着苦全都喝了下去。
苏沐橙告诉他,白天他晕过去以后是新邻居叶修把他背进屋里,又去街上找了大夫过来。
“大夫怎么说的?”
“大夫说你是劳累过度,还有些气血不足,所以白天那会起身太急,才会晕过去了。开了两副药,说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小姑娘说完就把头垂了下去,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苏沐秋也知道苏沐橙今天一定是被吓到了,这会担心的不行又不能说出来。想了想便对她说:“过段日子就是清明,祭拜了父母之后,我们去城外折柳吧。”
苏沐橙想到家中变故,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又赶紧擦掉眼泪答应了哥哥。催着苏沐秋喝完剩下的半碗粥,又忽然想到,“哥哥,要不要请那位新邻居同去啊?今天多亏了他呢。”
苏沐秋闻言盯了苏沐橙一会,确定她只是随口一提而不是情窦初开,点头应允。“也好,那我改日登门拜谢的时候问问他。”

叶修和苏沐秋算得上是一见如故,很快便从邻居变成了知己。
叶修偶尔还会在院里桃花树下支张桌子和苏沐秋把酒言欢,又或是摆上棋盘两人手谈一局。
关于闯荡江湖的念头,叶修已经极少想起。就仿佛他离家只是为了在这么一个地方,遇见这么一个人。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天苏沐秋从书院回来,叶修在院里小桌上摆了笔墨纸砚,还放着了几篇苏沐秋写下的文章。
苏沐秋问他怎么了,他却反问苏沐秋,“听说乡试主考官定下来了?”
苏沐秋点点头,书院的同窗们这两天打听了不少的消息,关于几位考官,苏沐秋也听到不少说法。
叶修继续问他,“是不是书院的考生都在说,这位老先生偏爱华丽的文章,所以为了投其所好一定要写的大气华贵?”
苏沐秋最近的确听到同窗议论这事,但他没打算急急忙忙的去改,短时间内改得不好,反而会造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效果。
叶修又继续说:“迎合考官心思不是不可取,只是这位老先生当了多年考官,迎合他的文章太多,所以在阅卷时候反而不会给此类文章太高的名次。但是文章写的太过平淡,同样也没有好名次。所以我列了些考官忌讳和欣赏的要点,你可以试试在文章里避开或者加进去这些。这样他看不出迎合的痕迹,却又觉得看着很舒心,再加上你的文章本就出类拔萃,能中解元也说不定。”
“叶兄真是太抬举我了。”对比着叶修列的条目和自己的文章,苏沐秋对叶修说:“唉,你说这算不算徇私舞弊?”
叶修一本正经说:“这么能算舞弊呢?顶多是徇了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坦然相告,“这位先生去年同我爷爷聊天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到他向爷爷抱怨这些,我就都记下了。”
苏沐秋只是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世家公子了,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打算说呢。”
很快便到了乡试的日子,按例考生是要提前住在贡院里,待到发榜前才能出贡院。
叶修完全不担心苏沐秋会不会落榜,苏沐秋本人更是丝毫不在意,用他的话说就是“考不中等到三年之后再考就是了,算不上什么大事。”
放榜的时候苏沐秋的名字果然高居榜首,之后一段时间有不少人前来祝贺。苏沐秋拒绝了几位同中的考生邀约,安顿好了苏沐橙,独自一人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
只是到了雇车的地方却发现叶修雇好车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叶兄不是说要在这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堂来吗?我这可是要去京城哦。”
叶修脸色不变,却变了说辞:“出门在外也有半年,是该回家探望双亲了。”
苏沐秋懒得拆穿他,“好吧,那这一路上请叶兄多多关照。”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