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凉水,生不逢时

这里泠璃。杂食动物(*/ω\*)
修伞修伞修伞,其他CP你喂我安利我也吃。
但是不吃叶受。任何叶受不吃。
橡皮章渣旧。
最近沉迷沈昌珉,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QAQ
我们的目标是!1021tag过万!

【26!叶苏】烟花三月

会试之后三天便是殿试,殿试放榜之后就是探花宴,新科进士由吏部安排外放,很快三年一次的科举就结束了。
叶修那晚过后便恢复常态,没再提起往事。反而是苏沐秋这段日子总是想起过去,心里烦闷不已。
很快到了春猎。
嘉世的书院里是教授骑射课程的,所以每年春猎不管是文举还是武举,都要在春猎上比赛骑射和狩猎。
叶修往年最烦这种事,所以每年春猎一开始叶修就偷偷牵了马进了围场,皇帝见怪不怪也从不管他,任由他去。今年叶修一从座位上起身,皇帝就向他挥挥手,“叶卿自去便是,不必多礼。”
苏沐秋想想那晚的不欢而散,也趁着皇帝关注着场中骑射比赛时溜了。
进了围场,苏沐秋很快就追上了叶修,叶修在几步外勒马站定,侧着头看他。“你追来做什么?”
“不知道。”
“……”叶修被噎了一下又劝他,“你不用想那么多,我只是前段日子想起了些事。我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再多等你几年又有何妨。”
叶修这么一说,苏沐秋心里更烦闷了。手不自觉地勒紧缰绳,马儿有些躁动的在原地嘶鸣着。
叶修只能叹气,怎么和苏沐秋比起来他才更像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人呢,就不能洒脱点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别想了,你那张脸都快皱出麻花来了。要不来赛马吧。”
“……在这围场里?”这山林间昏昏暗暗,荆棘丛生,不少地方还藏着捕兽夹和各类陷阱,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坠马,要在这种地方赛马?
“是啊,就在这种地方。”叶修随意的四处看了看,越看越满意。“怎么,苏丞相不敢吗?”
“笑话,本相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是担心叶丞相你学艺不精,怕你伤着自己。”
叶修也不多说,待他准备好后就发令出发。很快二人就从围场门口消失,一头扎进密林深处。
跑的有些深了,叶修便觉得隐隐有些不安,瞟了眼苏沐秋,却见他似乎也发现了不妥,想要放慢速度,犹豫之后却加速向前冲去。
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林中忽然出现数个黑衣人,提着剑先要斩杀了叶苏二人座下的马匹,叶修和苏沐秋在被马儿甩下来之前从马上跳了下来,拔剑和对方交起手来。
苏沐秋担心密林深处惊动不到禁军,这些杀手来势汹汹,他们要怎么逃出去。没想到叶修袖子一甩,往天上扔出了一枚信号弹。
对方一看行动失败,下手更是狠厉,招招致命,想赶在禁军到来之前先杀人灭口。这样一来叶修和苏沐秋那点功夫立刻有些相形见绌。叶修还好,虽然叶家世代从文,但家中的男孩从小就被要求习武强身,况且叶修当年为了能闯荡江湖,更是在剑术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此时面对杀招还能勉强抵挡一二。苏沐秋却是近年来进了官场才学了几招,没过几招就有些力不从心,霎时就被人砍伤了肩膀。
幸好远处有马蹄声传来,领头人一看无法赶在来人之前杀人灭口,急急地打了手势带着人撤退了。
苏沐秋捂着肩膀上的伤,靠在树干上疼得只抽气,“这算什么?连我们俩这种程度的都搞不定,这暗杀有什么意义?”
叶修踉踉跄跄地走过来,扯开苏沐秋的领口,指着他的伤口说:“剑上有毒,所以他们并不在意这会有没有人死,反正在他们看来进了这圈套的人,都是死人。”
苏沐秋也觉得身上使不出劲,伤口处竟然感觉不到痛,五脏六腑反而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恍惚间感觉叶修往他嘴里塞了什么,实在没力气张口问叶修给他吃了什么,眼睛一闭便昏睡过去。

苏沐秋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回到进京赶考那年。
走了一半路程的时候,路上突然有贼寇打劫,叶修说这附近治安很好,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说有什么山贼打劫。正起疑时,外面的人冲上来就要动手,叶修甩了一袋银子出去,这些人却完全不理,隐约听着外面人说:“老大,里头有两个人啊,哪个才是人家要买的人头?”
“管他呢,两个一起杀了都提着去领赏就是了。”
是谁要买他们的命?又要买谁的命?
苏沐秋不清楚,只顾着和叶修驾着马车往前逃,至于车夫早就被那些人拖下车去杀了。
然后就像故事里面总会出现的桥段一样,马车停在了断崖前面。叶修和苏沐秋也没多少时间犹豫,就这么跳了。
当然,苏沐秋是听了叶修说这崖边有藤蔓和树什么的才放心大胆地和叶修一起跳了下去。
到崖底的时候两人除了衣衫有些凌乱以外只有些轻微的划伤,崖上的人叫着喊着什么他们也听不清,顺着断崖往前寻找出路。
走了一个多时辰,叶修不知从哪掏出一枚信号弹,点燃后抛向空中。
“嗯……这是我家特制的信号弹,今日无风无雨,大概要很久才会散。附近有我家的分家在,看到了这个会派人过来的。”叶修对苏沐秋解释。
“……所以你的意思是,追杀咱们的人也可以顺着这个找到咱们了?”
“那当然,所以我们现在要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等我家的人来。”
“我们都离开了,你家的人要怎么找我们。”
“放心,叶家的人还不至于这么没用。”
叶家的人究竟有多有用苏沐秋不太清楚,但他还是和叶修在远处找到了一个小山洞躲了起来。
叶修觉得这场追杀很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就是不知道谁家这么大胆敢对叶家的长子下手。苏沐秋正相反,他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叶修是会武的,如果是世仇的话没可能不知道这点事,还派这种很可能会失败的人出来,何况叶修出门这么久了,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等到叶修快到京城了才匆忙出手,怎么想怎么可疑。
叶修原来也只是因为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所以没往深了想,苏沐秋此时一提,他也觉得不对,总不至于明明都已经知道他今天会路过这,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吧?
苏沐秋虽然不敢相信,但此时也差不多可以确定这场追杀不是冲着叶修去的,他甚至隐隐地将父亲的突然去世和自己高中解元的事与今天的事联系起来。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此时的苏沐秋甚至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如果今天这些人真的是冲着我来的,那沐橙是不是也可能有危险?”
苏沐秋当即就坐不住了,叶修拉住他,“你别冲动,万一那些人根本没注意沐橙,你这贸然前去让他们以为沐橙那有些什么,那他们可能真的就冲着沐橙去了。”
苏沐秋觉得叶修说的有道理,但是心里还是担心的不得了,越发焦急起来。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几声鸟鸣,叶修说是叶家的人来了,他可以派人去扬州保护沐橙一段时间。
苏沐秋叹口气,这是最保险的做法了。
后来叶家派人查了那天的事,那些人果然是冲着苏沐秋去的。
江州饥荒的时候,朝廷的赈灾使伙同知府贪了晌银。但是官银上都有标记,花不出去,知府便找到了苏沐秋的父亲,想利用苏家的作坊将官银融了重铸。苏父拒绝之后,知府便动了杀心,下毒毒杀了苏父,却让苏家兄妹逃掉了。直到前段时间苏沐秋中举,那知府才找到苏家兄妹二人,还没有来得及对苏沐橙下手,派去苏沐秋这边的人就没了消息。
苏沐秋得知了来龙去脉后气愤不已,但是很快便冷静下来。此时上京揭发此事并不是上策,且不说京城中官官相护,能不能把那知府拖下水为父亲报仇,单说如今这事也是叶家人查出来的,苏沐秋手里并没有什么证据,即使告了御状也不见得能赢。
只是心里起誓,有生之年必要让这些贪官污吏付出代价!

从梦里醒来,苏沐秋心里轻松了不少。
正如叶修所说,这些年来他做了这么多事,当年涉案的人许多连骨头都不剩了,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可执着的事了。
叶修正在他床边守着,一见他醒来又老生常谈,“赶紧走吧,今天这事可是几个皇子之间搞出来的无妄之灾,平白让咱们摊上了。你说这些小孩小小年纪就搞这么多幺蛾子出来,叶家世代忠君,从不参与夺嫡,他们不会对我做什么,但你一个人要怎么办啊?你到底走不走啊?”
“走啊,现在就走。”
叶修没说完的话一下被噎了回去,怔怔的看了苏沐秋一会,问他:“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不是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那我去叫太医进来,之后安排你出城,你在外面……等我些日子?”
“好啊,这回换我等你,不过你可得快点追来啊。”

后来京中传出苏相遇袭,不治身亡的消息,叶相痛失知己,随即辞官离京。
而遇袭的苏丞相此时在扬州问辞官的叶丞相:“唉我说,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打算说说你是什么时候盯上我的吗?”
叶修只是笑,“一见就误了终生,还好拐了你四海为家。”

不然这天大地大,一人看遍世间美景,该有多寂寞。

写完了!开心!已经虚脱了说不出别的来……还是先记笔记吧_(:D)∠)_
不过虫好多QAQ有空再抓吧
37快乐啊!修伞的大家以后也要努力产出!
♡爱你们!!!!

评论(6)

热度(35)